必发游戏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
荒诞传说

必发老虎机 时间:2016-04-06 菊韵香

  永乐皇帝朱棣的后宫,有位从朝鲜国选来的妃嫔权元妍。权元妍美艳姝丽,聪慧过人,入宫不到一年便被册封为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贤妃。可天妒红颜,永乐八年,权贤妃随朱棣率兵北征,不幸病死归途。就在朱棣为失去宠妃悲伤之际,有宫女检举揭发,说权贤妃是吕美人因争风吃醋、串通太监和银匠用砒霜毒死的。

  生性嗜杀的朱棣当场火冒三丈,下令将投毒的太监、银匠全部处死,对吕美人则施以炮烙酷刑,并有数百人遭受牵连惨遭诛杀。血雨腥风过后,朝廷内外人人自危。这种紧张气氛足足延续了四年,直到永乐十二年九月二十日,大明朝举国上下为之喧腾—内宫监总管郑和的手下杨敏从榜葛剌国带回一只旷古难遇的神兽!

  这只神兽身高五丈,麋身马蹄,长颈牛尾,文武百官啧啧有声,众口一词称是传说中的瑞兽麒麟。麒麟一出,国泰民安,天下太平,朱棣龙颜大悦,颁旨大摆筵席,君臣同乐。

  司礼监少监申屠胜见状,却恨得牙痒痒。司礼监居于二十四衙门之首,自设立之初便高人一等。两年前,总管因病去世后,此职始终空缺。身为少监,申屠胜只差一步就将登顶。可看眼下这情形,皇上很可能一高兴,便将杨敏调到司礼监,那他多年的苦心经营就将化为泡影。

  申屠胜有个心腹叫褚谋,他献计道:“想必大人也知道,当今深受皇上宠幸的婕妤鱼氏是我的远房表姑。只要求她说句话,这调任之事便会暂缓。”

  荒诞传说褚谋提及的鱼氏,便是揭发吕美人的宫女。因检举有功,被破格册封为婕妤。申屠胜一听,急切地问道:“那接下来呢?”

  “接下来,当然是寻找比麒麟更神奇的异兽,让皇上和天下人大开眼界。比如民间传得神乎其神的饕餮、杌、旱鼠,等等。”

  褚谋刚说完,申屠胜已经一耳光抽了过去:“混账东西,你想害死我啊?这些都是面目狰狞的凶兽,要惊着皇上,我就是长九颗脑袋都不够砍!”

  褚谋捂着火辣辣的腮帮子回道:“那大人觉得荒诞怎么样?”

  “滚,你的想法就够荒诞的!”骂声脱口,申屠胜转念间又喊回了褚谋。对,就找荒诞!据汉武帝时辅臣东方朔所著《神异经》中记载:“西南荒中出讹兽,其状若菟,人面能育。常欺人,言东而西,言恶而善。一名诞。”意思是说,荒诞这种异兽长相如虎,会说人话,而且是反话,说东是西,说恶是善,如果能找到它,一兽足抵过锦衣卫和东厂的数千密探,皇上也不必费尽心思猜度忠奸。

  想到这儿,申屠胜的眼前恍若出现了这样一幕情景:皇上问荒诞:“你看郑和这人对朕如何?”荒诞回道:“忠心耿耿。”忠心耿耿,意即图谋不轨。皇上登时翻脸:“来人哪,拉出去斩了。司礼监总管一职,由功勋显赫的申屠胜担任!”

  朱棣夺位后,惩治臣子惯用“瓜蔓抄”,由瓜及蔓再到叶,但凡沾上半点关系,一个也别想跑。郑和垮台,杨敏也必将人头落地。想抢我盯上的位子,没门。申屠胜越想越美,当天便向朱棣递了折子,请求出宫找寻能清君侧、让皇上高枕无忧的异兽。朱棣大喜,朱笔一挥:准!

  两日后,申屠胜带上褚谋和十几个功夫不错的侍卫兴冲冲赶往西南。边走边打听,转眼半月过去。这日傍晚,一行人站在了一座杂树丛生、繁茂阴翳的山岭前。褚谋四下望望,叫住了两个结伴而行的山民:“请问,这山叫什么山?”

  其中一个黑脸汉子上下打量着褚谋,神色有些慌:“孤魂荡。我奉劝各位还是找家客栈休息一夜,等天亮再进山吧。”另一个山民神秘兮兮地接茬:“孤魂荡,荡孤魂,这座山里有吃人的鬼怪!”

  鬼怪行踪飘忽,常在深夜假扮女人的呼救声惑人心智。一旦有人靠近,“咔嚓”一口,脑袋便进了它的肚。听着两人的描述,一干侍卫不由得腿肚子发软:这鬼怪,十有八九是荒诞。原以为东方朔故弄玄虚,他编著的《神异经》纯属荒诞不经,万万没想到世上还真有此类怪兽。申屠胜心头暗喜,迫不及待地下了命令:“箭上弦,刀出鞘,进山!”

  大约半个时辰后,众人摸上了半山腰,不待喘口气,忽听一声震耳虎啸骤然响起。循声望去,众侍卫顿觉汗毛倒竖,撒丫子就逃—走在最前面探路的一个家伙与体貌如吊睛白额虎般的怪物狭路相逢,顷刻间变成了无头鬼!

  褚谋倒显得镇定,没躲没闪也没逃,等侍卫们逃得无影无踪后才拔刀在手,得意洋洋地走向瘫坐在地的申屠胜:“申屠大人,真是荒诞可笑,你怎能相信世上会有这种异兽?”

  “褚谋,你,难道是你设的圈套?你为何要这样做?”申屠胜颤声问。褚谋刀尖一挺,抵上了申屠胜的脖颈:“实不相瞒,我跟了你6年,依然是个小小的监丞。婕妤鱼氏的确是我姑妈,她说皇上对你还算信任,有你挡路,我就升不了官发不了财。没办法,我只能踢开你这块绊脚石。不过你放心,我和侍卫们都能证明你是为皇上寻找神兽而死的,也会为你树碑立传。哈哈,尤三,动口吧!”

  申屠胜两脚蹬地,惶惶后退:“你管它叫尤三?那它不是……荒诞?”褚谋回道:“别傻了,他只是我事先安排的杀手,身披虎皮,足藏利刃,天光暗淡,没人能看出那个倒霉鬼的脑瓜子是被吃掉的还是割掉的。还请申屠大人海涵,你的颈上之物必须被撕下来,也省得皇上起疑。”

  狂笑声中,那只怪物腾空蹿至,突然扑向褚谋。褚谋当即吓破了胆,惊恐大叫:“孽障,你咬错人了—”

  “没错,他咬的就是你。”申屠胜拍拍巴掌爬起,嘲讽地哼道,“我若那么容易上当,也不会在司礼监混到少监。那日,你说要寻找荒诞,我便料到你没安好心,便假装应承,并派人暗中盯着你。哼,你的尤三早被除掉,他是我的荒诞!”褚谋闻言,顿时眼前一黑,吓得晕了过去……

  寒暑易节,春秋数度,永乐十八年的一天,一个尖嘴猴腮的江湖术士牵着一只状如猛虎的怪物走进了皇城。读过《神异经》的人连声惊呼:天,是传说中的异兽荒诞!很快,荒诞现世的消息便传进了永乐帝耳中。朱棣好奇心大发,命锦衣卫速将人兽一同带进宫。文武大臣哪见过这种怪物,战战兢兢刚围上前,便听荒诞含混不清开了口:“婕妤鱼氏,昭仪吕氏,和银作局总管清清白白。”

  银作局是专为妃嫔打造金银器饰的部门。荒诞说清清白白,那就是纠缠不清。连命根子都没有的阉人,竟也敢碰皇上的女人,那还了得?朱棣勃然大怒:杀!可等锦衣卫冲进后宫时,吕氏和鱼氏听闻风声,早已上吊自杀。被太监戴了绿帽子的朱棣这面尚未消气,荒诞又瞥向内宫监总管郑和:“郑大人庸碌无为,对皇上可谓忠心耿耿。”

  庸碌无为,忠心耿耿,反过来便是功高盖主,心怀二心,此种人即便再有能耐,也决不能留。皇上翻脸,绝对比翻书还快,正欲下令将郑和下狱候审,少监杨敏紧急求见,大声禀道:“皇上,臣以为这畜生是在胡说八道。”

  “我乃神兽,不是畜生。”荒诞急急辩解。

  “古书中云,荒诞说的都是反话。你说你是神兽,那不是畜生是什么?”说着,杨敏又向皇上请旨,恩准两个人进殿面圣。片刻之后,两个山民模样的人被带进了朝堂。一个黑脸,一个歪嘴,荒诞搭眼一瞧,很快认出了他们—是当年在孤魂荡遇到的路人!

  他们不是过路客,是杨敏派出的密探,而这只荒诞正是几年前为皇上寻兽捐躯的司礼监少监申屠胜。原来,从榜葛剌国带回麒麟、皇上设宴那天,平素心思缜密、从不掺和内宫争斗的杨敏便注意到申屠胜的眼神里含满了恨意。俗话说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他一路跟踪、监视,果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:申屠胜杀死褚谋后,竟让江湖术士采用耸人听闻的采生折割之术,花费几年时间将自己变成了异兽荒诞!

  可是,他为何要这么做?不等众人合计出名堂,只听申屠胜哈哈大笑:“永乐八年,宫女鱼氏受昭仪吕氏唆使诬陷吕美人,被冤杀的太监和宫娥中就有待我如子的义父,疼我如弟的义姐。太监也是人,也有爱恨情仇。那时我就发誓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我要掌权复仇,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。郑和与杨敏带回麒麟兽,阻了我的升迁路,还有那些骂太监是阉人、冷眼瞧过我的人,都该死!”

  皇上方才也骂过阉人,难不成也该死?朱棣“啪”地拍了龙案:“来人,给朕拖出去,千刀万剐!”

  荒诞言假而真,但申屠胜在朝堂上喊出的那番话,却字字是真,就连朱棣都听得心惊肉跳,及至驾崩,位高权重的司礼监总管一职始终空着。而另一个事实是,千万别以为皇上好糊弄,他借荒诞之口诛杀吕氏鱼氏,是因为他已觉察冤杀了吕美人;将郑和打入大牢,意在考验他是否忠心。当然,他也心知肚明,杨敏带回的瑞兽麒麟在国外叫:长颈鹿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必发游戏精选